河北省霸州市郧值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www.a533.com.cn

民警马不停蹄地赶到白花镇

2020-04-02 09:01

据小云养父张某称,当年听说彭某家小孩太多,而且自己已怀孕,家庭困难无力抚养,便决定要下这个小孩。后来,他在市场边的路口给了彭某9000元后抱走了小云。张某称,当年自己并不知道小云是被拐来的,听说彭某想把孩子送人,事先还提出要签一份收养协议,并索要了孩子的生辰八字。

2000年,高先生一家来到深圳,平时摆摊做点小买卖。高先生的姐夫在龙岗街道平南路上经营有一家火锅店,高先生一家暂时寄住在那里。摊点虽小,到了年底却也异常红火。白天,高先生和妻子忙于生意,就把两岁的儿子小云留在火锅店的宿舍里。2001年12月27日晚,结束了一天的生意回到火锅店,高先生夫妇却发现,小云不见了。

目前,彭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记者 李晶川 通讯员 周锋)

在走访了惠州惠城区与重庆各地之后,警方筛查出百余名与彭某同名的女子。民警又四处奔波摸查,但核查的对象大多为离乡务工人员,流动性大,调查进展艰苦而缓慢。直到2011年,案情才有了转机,民警终于查到同名的重庆合川女子的照片,与彭某的外形相符。警方分析其很可能就是“关键人物”彭某。

2014年7月,彭某终于承认其曾到过惠州打工,并称当年并不知道孩子是拐骗来的,是听接生婆说,彭某某家孩子多无法供养,决定收取8000元将孩子送人。于是,彭某便将消息告诉了市场边卖菜的一位妇女,很快就有一对夫妻根据消息,联系彭某某抱走了孩子。彭某说,自己当时只拿了100元的红包。

据吴某某交代,因与高先生发生过口角,心生怨恨,就与老乡彭某某何某将熟睡中的小云抱走卖掉。两人分掉所得的5000元后,再没联系。卖孩子是彭某某一个人经手的,吴某某不知孩子卖给了谁,也不知道彭某某在哪里,案情陷入僵局。

当时,距离吴某某、彭某某两位嫌疑人落网已过去5年,其间两人分别从深圳转到新疆与重庆服刑。民警先是赶到新疆,将彭某的照片给吴某某辨认。吴某某供认当年自始至终都没见过彭某,根本不知道彭某的长相。民警又折返到重庆,准备找彭某某辨认,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彭某某因病重已经去世。

当年彭某某供认,是将孩子交给彭某,但彭某却说是一对夫妻从彭某某手中领走孩子。案情再次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必须将卖菜妇女和领走孩子的夫妻一一找到,才能解开谜底。民警继续向彭某宣传政策法规,要求彭某来深协助调查。

结合吴某某身上出现的一连串可疑信息,民警判断其有重大涉案嫌疑。于是,龙岗派出所将吴某某网上追逃,2004年12月10日,吴某某在福州火车站落网。专案组迅速赶到福州,将吴某某押解回深。

原来,一位自称是陈义重庆老乡的男子来找陈义,得知消息后民警马上找到该男子询问情况。男子称案发前几天两人还在一起,陈义并没有说要辞工,只是说要报复一下与他有矛盾的高先生。民警几经追问,该男子又告知陈义的真名叫吴某某,是利用假身份证于12月初到火锅店内打工。

专案组马上将侦查重点转向彭某某。2006年5月30日,彭某某在重庆被捉拿归案。彭某某供认,作案后他同吴某某将小云带到惠州惠城区一带,其间编造了家庭困难孩子太多,想把小儿子送人的谎言,托附近诊所的一位接生婆打听有没人想收养。大约一星期后,他把孩子交给了一个名叫彭某的女子,收了彭某5000元钱。但彭某将小孩卖给谁他也不知道,只知道彭某大概40多岁,体型胖,圆脸,自称是重庆人,在附近一建筑工地做饭。

难道好不容易取得的重要线索又断了?细心的办案民警在调查中发现,那名重庆合川的女子彭某曾到过惠州打工,这进一步验证了民警的判断。2013年3月,专案组民警赶到重庆合川,得知彭某在异地务工。费尽周折,民警终于找到彭某的一位亲戚,并与彭某的儿子及彭某取得联系,但彭某否认拐卖男童一事,声称根本没到过惠州,也不认识彭某某。由于彭某某已病逝,缺少有力的指认证据,民警只好反复做通彭某儿子的工作,尝试说服彭某配合调查。

双方见面时,看到彭某腰身很粗,真以为彭某有孕在身。他没想到全家10多年来宠爱的小云是被拐来的,收养协议上小云的姓名和生辰都是编造的。

彭某的姓名是真是假,外形体貌有没有明显变化等,都是案件侦查过程中一道道难以预知的障碍。专案组辗转重庆各地,只能根据彭某的姓名、年龄、体貌这一仅有的线索,在同名同姓人员中艰苦地排查,而仅凭这些,找出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

2015年1月6日,专案组带着来深的彭某再次赶到惠州。经历了十几年,案情中涉及的市场变化太大,许多商户早已离开。警方遍访整个市场,已无人能提供当年卖菜妇女的相关线索。民警只好排查市场及周边的商户,从一名经营时间较长的商户处得知,当年有一个卖年糕的妇女,与彭某所说的卖菜妇女有点像。民警获悉该妇女曾在附近租住过亲戚的房子,便马上查找到出租楼。当民警带着彭某来到出租楼时,恰好碰到房东老太,老太一眼就认出了彭某。

两岁的孩子能去哪?一家人全慌了。到处寻子无果的情况下,高先生到龙岗派出所报了案。走访中,民警掌握到火锅店里有一名叫陈义的员工曾与高先生发生过矛盾,并在案发后辞工不知去向。虽然临近年底人员流动很正常,但是突然辞工的陈义还是引起了民警的注意。但就在民警对陈义展开调查时,却发现陈义在火锅店应聘的资料无法核实。难道是假名?接下来的一件事印证了民警的推测。

彭某是找到小云的关键线索,专案组立即带彭某某赶到惠州惠城区一带查找彭某。但时隔6年,当地的工地早已是高楼林立,尽管多方排查,却丝毫没能发现彭某的线索,案情再次陷入僵局。

意识到谜底马上就要揭开,民警立即循线追查,得知卖年糕的妇女是房东老太的表嫂,离开市场后回到了惠东县白花镇。民警马不停蹄地赶到白花镇,找到当年卖年糕的妇女,获悉当年领走孩子的夫妻就在旁边的一个村里,民警随后果然在一张姓人家里找到了小云。1月16日上午,民警带着高先生来找小云,失散多年的父子终于相见。小云如今已有15岁,站起来比高先生还高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