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霸州市郧值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www.a533.com.cn

钱都到哪儿去了?目前至少从表面上看

2020-01-26 18:29

最新数据显示,全省银行业存款总量已逼近9万亿大关,呈高位增长乏力态势,各行都反映资金增长难。苏南某市一大型国有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往年这时候全市存款要增长500多个亿,而今年到目前全市仅增长200亿。从分流渠道来说,除了互联网金融,各家银行的理财产品、代销保险和黄金都在分流资金,社会资金总量就那么大。理财产品现在都把年利率做到了7%,有银行还搞贴水式吸储,“有奖储蓄”重又抬头,都在想办法“抢钱”。以理财为主体的投资型保险今年一枝独秀,两个多月时间全省保费收入已近500亿,几乎是去年的一倍,这些都必然分流存款。

多位银行业人士认为,今年以来居民手持现金增加是银行存款下降的另一个主要因素。从年初一险些违约的“诚至金开1号”事件到如今,已出现多起信托理财类的风险事件,中国式兜底机制让监管者每每在危急时候都会扔“救生圈”,但每扔一次“救生圈”都会让资金持有人的手更紧,无论是家庭还是企业,更重视现金为王,手持现金量增加,都不愿意主动释放资金,这加剧社会资金紧张和资金价格上涨。一月份信贷投放量虽在万亿以上,但“相对全社会的资金饥渴来说,投出去的钱就像一盆水泼到烈日下的一片滚烫的沙石上,很快就被吸干。”南京大学商学院裴平教授这样打了个比方。

省社科院院长刘志彪指出,2008年以来的信贷扩张基本已处于收敛,以五年为一个中周期的还本付息高峰临近,还债周期和去杠杆化高潮已经到来。经济运行进入偿债周期后,过去大量资金固化在过剩产能(企业债务)和政府投融资平台(政府债务)上,新的增量贷款大量被用来偿还利息、延续债务,所以出现钱投得越多越喊钱不够的现象。

裴平认为,另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是,这几年在人民币持续升值,境内资产价格高企的背景下,海外热钱会通过某种管道进来,影子银行和货币暗流是中国金融体系不可回避的问题。随着房价触及天花板,连李嘉诚都选择清空内地物业而离场,不排除押注人民币汇率和资产升值的海外资金已经开始选择战略性离场,从而引发银行存款莫名耗散、不知所踪。这种“货币渗漏”和“货币暗流”在汇率管制型经济体中普遍存在,对此我们不可掉以轻心。(陈志龙)

一月份,全国银行业存款负增长9400亿,广东、北京等省市都出现两三千亿的存款负增长,但江苏的银行业存款仍增长了500多亿。进入二月份以来,江苏银行业存款增长向合理区间回归,增长额超过2000亿。从区域结构分析,主要还是农村金融体系的存款增长较多。来自省农联社的数据显示,今年在大大小小银行都喊钱紧的时候,全省农村商业银行居民储蓄存款破天荒地增长了700多个亿,如果对冲掉企业存款的下降,仍有500亿的净增长。省农联社副主任顾士新认为,主要是春节因素拉高了农商行的存款,农民投资渠道狭窄,与城市居民一窝蜂买理财产品相比,其理财意识淡漠,对理财产品认同度低,所以返乡资金大量蛰伏在农村商业银行。

确实是个怪现象,一方面年初贷款迅速增长,一月份达到1.6万亿,二月份也要过万亿;另一方面,是银行存款增长普遍乏力。一月份银行体系内存款负增长9400亿,二月份全国银行业的数据虽尚未发布,但记者采访江苏各家银行情况看,业内普遍都喊钱紧。

大家都在问,钱都到哪儿去了?目前至少从表面上看,资金分流有一个清晰的路径,银行受到以“阿里系”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突袭,按目前这种狂飙突进的速度,短时间“宝宝”们吸收的资金就能冲击万亿大关。正如马云所说,“如果银行自己不改变,我们来改变银行。”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兴支付工具,确实已成为传统银行的现实挑战者。